首頁>委員風采

向生命的逆行者致敬——《生命的逆行者——致援鄂醫療隊》創作前后

2020-02-10來源:人民政協報
A- A+

庚子除夕之夜,江南水鄉細雨蒙蒙。我按慣例回到紹興老家,陪伴老父老母吃團圓飯。

這個年,過得寡淡無味、興趣索然。早兩天,浙江已實行疫情一級響應,把人們原本已緊繃的心弦徹底勒緊。家庭餐桌上,幾乎所有的話題也都圍繞著疫情展開。

我身處鄉野,心卻關注著全國的疫情。這是多年來養成的習慣,自嘲“位卑未敢忘憂國”吧?更何況,在這場沒有硝煙、看不見敵人的戰斗中,人人相連,事事相關,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

閣樓里的電視、手機上的微信,反復播報著全國疫情,一個個躥升的數據令人心焦、心煩、心憂。

這時,有個消息傳來:由上海、廣東等地派出的援鄂醫療隊開始奔赴重點疫區武漢。隨后,一支支軍隊和地方的援鄂醫療隊陸續開赴“前線”。

對于此刻缺醫少藥、正與病魔抗爭中的武漢患者而言,這是真正的白衣天使下凡,是他們期盼的救星來臨。醫療隊來了,他們的生命就有了希望,狹小的病房才會顯露出曙光。

而對于那些在除夕之夜、正月初一臨危受命的醫療隊員呢?正是全家團圓的日子,他們必須與親人分開,揮淚辭行;正是掛燈籠、放爆竹、慶新春之際,他們卻默默收拾行裝、向著危險方向逆行。但他們的臉部表情堅毅平靜,他們的眼神中沒有抱怨委屈。這是一個多么敬業、堅強、自律的群體??!他們是特殊時期、特殊事件中最可愛的人!

我被深深地感動了,以至于夜不能寐。一雙雙充滿祈求的患者目光在我似睡非睡的腦海中浮現,一批批準備出發的醫療隊員從我的夢境里走來,醫者的職業和責任進入我思考的視野。

此時,我想起了17年前抗擊非典的情景,想起了2008年汶川大地震。但凡國有大災、民有大病,都是他們挺身而出、慷慨赴難。這是一群把職業看成圣命的人,是把崗位當做戰場的人!簡言之,他們是大寫的人,是值得我們尊崇和致敬的人!

必須把他們捕捉到,寫出來!這是一種責任!

正月初四,凌晨4點。窗外還是一片朦朧的夜色,偶爾傳來農家迎新的爆竹聲,四周寂靜的空氣里彌漫著淡淡的憂慮。

我再也睡不著,一骨碌從床上爬起來。拉開燈,在手機備忘錄上奮“手”疾書。

此時的創作,似乎一點也不難。詩境是早就醞釀勾勒好的,詩象早已呈現在腦海中,結構似乎也是現成的。先是場景,再發感慨,然后抒情。詩句更是傾瀉而出,勢不可遏。當一口氣寫出“六種人”時,我覺得格律的、現代的詩句再也容納不下、表達不盡我那種特殊情感。我驀然想起屈原的《離騷》,靈感一來,大膽借用楚辭句式,隨手寫出“國有難兮,豈顧家;人有險兮,何惜身”之句。讓情感之水似山洪暴發,讓吶喊之聲如雷霆滾過,把詩作推向高潮。

一個多鐘頭,一氣呵成,一首47行的詩成型。

之后,我先用微信發師友圈聽取反應、征求意見。沒想到,竟獲得一致認可。一向標尺甚嚴的中國作協原黨組書記李冰同志給予點贊。著名詩人、中國作協副主席吉狄馬加同志即刻推介給中國詩歌網。嘉興市委書記張兵同志讓該市新媒體專門制作了一期公眾號。至此,我才考慮公開發表。人民網將拙詩置于“人民戰‘疫’”征文活動帶頭稿。光明網、騰訊網、浙江在線等予以轉發,《華西都市報》則以紙媒形式刊發。全國政協委員、廣東省紀委原書記黃先耀同志在政協委員活動群里認為拙詩表達了國人的心聲和心愿。全國政協委員王蘇老師聯袂8位朗誦名家制作朗誦版,上傳至“中國有聲閱讀”。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書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陳洪武先生,竟用半個春節假期,書寫這首詩,創作出厚重的書法冊頁。尤其使我感動的是,那些并不認識的公眾號、微信群、網友,自發轉發、朗誦、推介……這樣的陣勢和情景,是我創作生涯中未曾有過的。這,并不意味著詩歌寫得如何好、如何妙,只能說,它也許寫出了此時此刻人們想說的話、想表達的情。這再一次證明,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寫出時代和人民心聲的詩文,才能獲得讀者共鳴。

誠然,在洶洶的新型冠狀病毒面前,詩文乃至文藝是軟弱的、甚至是無用的。馬克思早就說過:批判的武器當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箵粢咔?、治愈患者,最終得靠科學方法和醫療技術。但在抗擊疫情的整體戰役中,民族的自信心和個人的精神狀態極其重要。文藝可以起到凝聚人心、鼓舞士氣、撫慰情感的作用。換句話說,在全民抗擊疫情的非常時期,文藝仍然應當是號角和鼓點、春風和陽光。

(作者陳崎嶸系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作協原副主席,中國作協網絡文學委員會主任)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

網站主辦:全國政協辦公廳

技術支持:央視網

江苏11选5走势图今天